【沙里淘金财经观察】求解“地摊经济”

时间:2020-06-18

  摆地摊,这个兴起于我国改革开放初期,一个不需要摊主太多的启动资金,并可以在体制内外进行“双修”的商业形式,曾经让大街两侧熙熙攘攘。后来,它被城市整容洗的干干净净。

  谁曾想到,今年的疫情肆虐,让地摊又摆到了眼前。

  它能火吗?

  先看看它的商业逻辑。

  一、摆地摊的商业逻辑

  任何商业模式都离不开几个核心问题:

  你如何了解市场?

  你如何了解对手?

  你如何了解人性?

  摆地摊其实就是一个简化版的商业模式,它可以让你快速了解快销品的市场;你和对手相邻相近,商品和卖法一目了然;顾客往往是奔着淘宝和捡漏而来。

  二、我踩了一下洛阳“地摊经济”的点

  洛阳是一个颇有历史地位的三线城市。这半个月来“地摊经济”快速呈现。目前在一些“地摊经济”的热门区域有:南昌路王府井的过街天桥,泉舜音乐喷泉广场等。经过这半个月来的增长,这些地方出摊数量已经趋于稳定基本都稳定在三十家左右,从最初的以售卖饰品、衣服、包包、拖鞋、玩具等日常生活用品的商家,后来又新增了少量的美甲、手机贴膜、纹身贴、网红零食等深受年轻人喜爱的摊位,其中还穿插着极个别卖POS机、信用卡和二手房的,当然,也出现了网络上那些博流量的怪象,比如在泉舜就出现了多辆摆地摊的豪车。

  最没想到的是在南昌路王府井的过街天桥上居然还会有1-2个看相和算卦的。

  经过观察和闲聊,这些摊主各有企图:

  第一,以地摊为旗,以社交为用。目前出来摆地摊的多以年轻人为主,基本就是把东西一摆,然后玩手机,或者摊主扎堆聊天,一晚下来,东西没卖出去多少,周围摆摊的人倒成为相见恨晚的朋友。

  第二,放羊拾柴,捎带赚钱。以洛阳的南昌路王府井过街天桥上的地摊为例,大多数大都是摊子一铺,商品一摆,便坐在一旁。没有几家有精心考虑商品的摆法和灯光的设计与招牌的效果。对于驻足者,也没有非常到位的接待,看不出摊主有意识地对顾客随机购买进行心理上的诱导,多有爱买不买的味道。

  第三,摆摊位重在宣传。仍以洛阳的南昌路王府井过街天桥的地摊为例,他们之中有这样一部分群体,主要是办POS机、信用卡和卖房子的。由于所售货物不适合陈列,所以主要以推销宣传为主,他们穿梭在各类人群之中,不断的搜寻着目标客户群体。

  第四,摆摊位就是为了赚钱。这类群体多集中在最早出现以贩售日常生活用品的群体中,他们大多曾经有过摆地摊的经验,所以目的很明确,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增加收入,因此在整个摆地摊的人群中显得异常忙碌。

  三、对“地摊经济”的求解

  “地摊经济”关系到社会最基本的组成单元:家庭,是最为直接的民生。这次国家放开“地摊经济”,是否意味着我国发展民生经济的理念开始从“收”转向“放”?由靠政府这个“有形的手”转向靠市场这只“无形的手”?

  “地摊经济”面向的是终端消费者,位于产业链的终端,是去库存的有效形式。它在政府倡导下的升温,是否意味着经过多年的供给侧结构的改革,现在又开始供给侧推动和消费侧拉动协同并用?

  “地摊经济”因为启动资金很少,试错成本低,几乎人人都可以尝试。那么,它是否将成为“大众创业”的一种实践形式?

  “地摊经济”直接面对本乡本土的消费者,最能体现和满足区域性的消费偏好,那么,它能否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个支点?

  目前有些一线城市已经对摆地摊有所限制,那么其他城市是否会跟进?“地摊经济”的路在何方?